關於部落格
  • 630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有關志工與回憶-3 (完結篇)


短短幾天的"課業輔導"  坦白說  從一開始的新鮮感


很快就顯得力不從心 (突然想  其他老師也許不這麼認為呢)


有時面對小朋友活潑地到處亂竄嘻鬧   不受控制
(我必須坦承 當下我想:他們又為了什麼必須聽任我們的指揮)


於是我常常想制止他們的喧囂  趕快過來做功課


但又因為上述想法  愣在一邊  


他們的存在  究竟是為了讓我們有成就感的完成   插花般的志工旅程


還是我應當先以他們自身的意願為重?


許是想太多  好在其他成員  各各深藏不露  總是很自然的讓大局穩下來


這一趟下來  我常常有到底誰幫誰的喟嘆...


我在他們身上學到的  似乎多更多


記得初到美勞教室  看到一應齊備  的各種嶄新又充足的美勞用具


以及初見校園  那片如茵綠草 與整排樟樹   彷彿歐洲圖片的美麗


小朋友們活潑有禮的打著招呼....

(行前雖沒多想  但不免滲有從資源充沛之地  到偏遠地區幫忙的心態)


這是當初在台北  始料未及的.....


我們曾課餘時檢討過   我們面對小朋友五天  小朋友要面對的是


每個不同的五天   有不同的熱心大哥哥大姐姐從台灣各地前來


一批又一批....還記得之前寫孩子素直的話語:"你就告訴我答案嘛"


其實還有一句:"之前的老師都可以這樣阿"
(我寫這個沒有批判之意  因為  後來我應該也有這樣連哄帶騙的"幫過忙")


孩子們面對的是許許多多不同形相不同個性的浮光掠影 


適應力可比我們大人優異多了


我不想讓我們的檢討變成某種奇怪的老生常談的唏噓


因為包括金車  學校  志工  小朋友 每個都在盡一分心力


我願意選擇信任  信任這一切


我們  各自從中學到不一様的東西




那麼倒過頭來  談志工吧


當初阿小姐對我說:"姐姐  你能嗎?!"


現在想想  頗為慚愧了...呵呵


去年  阿文問我想不想去印度垂死之家幫忙


看過他給我資料  同時間  其他人寄來德蕾莎修女語錄powerpoint

不禁潸然...


當時狀況不太好  一些垂死之家的照片  看不下去


去or不去?!  遲疑好一陣子  最主要是對自己當時沒啥把握


尤其對於自己狀態與體力的檢視


修女說  她所做的並不代表什麼,只是他工作的一部分,而大家也


都能將愛帶給周遭,其實從自己日常生活與工作中便能....類似的話語


我記得考慮一陣子後  回覆阿文  我願意先從自己微小的生活與工作做起


而對於真正投身於各種公益的工作者  至上無比的感恩之意
(這是條相當不簡單的路)


公益的從事在在考驗著   智慧與勇氣


尤其因為川震  偶然爬上<<Nana的尼泊爾世界>> 網站 
http://tw.myblog.yahoo.com/volunteer-nepal/


看到她寫的----

我們都犯了自我膨脹的毛病

自以為是地球上處於上位的高級人民

到落後的尼泊爾行腳一圈 讓別人沾了自己的光

台灣有三種義工心態及行為在此地發展著:

.打著義工頭銜 走路有風 隨時亮出義工證明 看能不能騙吃騙喝 也騙取當地人的感情 以撈到免費旅遊或食宿招待  

.將自己列為救世聖者之一 心裡乘載著偉大夢想而來 期望在尼的幾個服務日子裡頭 就能讓尼泊爾改頭換面 最後 因落差太大而失望離去

.默默行者 多次來回尼泊爾 沒有偉大而遙遠的夢想 僅想成就大家眼中 微不足道的-----小事 


心裡很欣慰  因為我那僅有的志工記憶


大概就悄悄落在第二項義工敘述中.....(也許還有第一項.??)


並不因此自我苛責或慚愧  因為如若沒有這場南投經驗 


我也不可能更清晰地反照檢視自己  


也再一次提醒了我  如果要怎樣....就儘可能成為第三項描述吧


金剛經中有所謂"無住相佈施"  (佈施一語請諒我代以"幫忙"一辭)


沒有特定"對象"被幫助  沒有"自己"在幫忙  的期勉


生命尊榮的展現   不見得會以我們認同或希冀的角度出現....



我週遭的朋友  很多都是工作忙碌之餘  平時就悄悄捐獻的


不論祈禱 金錢  義務幫忙等等  都當成很隨手不值一晒的事情


更遑論很多  真正的義工  持續心力的幫忙著


這種事沒有比較級  因為出自的源頭是一樣的


各依能力  各行其事


但是我仍然想對那些在我們不知道的角落  


默默從事  只當平常 


的各位愛的使者們   致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